帮您成为专业的发明人 – Help you become a professional inventors

新闻动态 > 媒体报道

将专利视为战略资产

发表于《中欧商业评论》,2015年4月刊

 

“很多中国企业没有把专利视为战略资产,于是在准备出海的时候丧失了“围魏救赵”的机会。”

文/邓中华

 

当苹果和三星之间为专利的官司打得不可开交时,大概有不少中国公司还是很典型的“旁观者”心态。但是,当小米在印度遭爱立信起诉时,曾经被压抑的对互联网思维存疑的观点立刻赢得了关注,再经格力董事长董明珠富有个人特色的发言推波助澜之后,这个问题就不再是一个纯粹的法律诉讼问题,不再是一个部门的专业工作,也不再是一个输赢的问题,而成了一个备受瞩目的战略问题。 智谷公司联合创始人、总裁林鹏,之前在美国著名专利资产投资机构高智发明总部(Intellectual Ventures)任全球专利许可执行总监(Licensing Executive)。他的看法,或值得一听。

 

专利有国界,技术无国界

 

《中欧商业评论》(以下简称CBR):在专利问题上,有一种泛道德的视角,认为凡是未获得授权的技术采纳都是“小偷”,是不是太过激了?

 

林鹏:建立专利制度的初衷,是为了促进创新:把好的想法保护起来,然后公开,只有更新、更好的创意才能被进一步承认,不断推动科技进步;二是为了减少“重复发明轮子”式浪费。 发明在产品中的实现(技术采纳)是发明人都希望看到和推广的事情。但是,当产品的生产者没有合法的权益去使用这些技术时,向发明技术的拥有者通过付费获得实施许可权利,是全球商业界都认可的方式。因此,问题不是能不能用已有专利保护起来的技术,而是说应不应该通过适当的付费方式来获取使用的权利,从而给与发明者应有的回报。只有这样的方式才是鼓励创新的持久之路。

 

CBR:在消费市场的认知方面,有一种看法是,之所以用盗版,是因为正版的价格太高。

林鹏:价格高不高,与专利无关,而是由市场的因素来决定。假定大家都用正版,如果某项产品定价太高,那么与之相竞争的低价产品将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从而迫使此高价位的产品需要通过降价才能产生竞争力,或者通过提高性能来支持高价位。因此,定价是由市场驱动,,而非专利驱动。 当年微软刚刚进入中国市场时,WPS与它的Office竞争,两家都是收费的。当初,监管者没有出大拳应对盗版,结果很多人都用微软的盗版,而WPS差点死掉;直到后来政府开始强力打击盗版时,WPS的竞争力就体现出来了,因为它比微软便宜很多,而且功能相当。由此可见,打击盗版不力,差一点将一个本土企业扼杀。

 

CBR:决定一项专利的价值有哪些因素?

林鹏:一项专利的价值由三个因素决定:一个是它所保护的技术本身(这里主要谈论的是发明专利)。专利所保护的发明创造性、创新性、突破性有多强?在产品上的应用价值有多大?二就是实施专利技术的产品所覆盖的市场规模。就中国市场而言,基本上任何一个消费电子产品,规模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三是专利所在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 不能简单地判断一个技术、一个专利是好还是不好,最终要看市场的采纳,甚至要看采纳者在产品设计和销售等方面能否赢。例如,高清有蓝光和HD两个标准,蓝光由索尼在推广,而HD则由微软和东芝在推,最后蓝光胜出,HD被抛弃,如果你的发明遵循HD标准,那就几乎没有用武之地。所以,专利的价值其实亦取决于市场和商业战略。

 

中国专利价值较低

 

CBR:目前,中国专利的申请、保护的现状是怎样的?有数据表明,中国实际上是专利大国。

林鹏:相对而言,中国专利的价值目前是非常低的,但是中国专利的价值呈上升趋势,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的市场规模巨大,而且相关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日益增强。比如,在几年前的国际专利交易中,某个专利包有100项专利,价值1000万美元,其中有10项中国专利,如果把这10个中国专利拿走,此专利包价值仍是1000万美金。就此而言,中国专利的价值在国际交易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中国公司,除了华为、中兴、百度、腾讯等,在R&D的投入远远不够。首先,产业结构还是以制造为主,利润薄,智慧密集程度不高。第二,即便现在加紧投入,历史的沉淀也比较单薄,而技术的创新很难立竿见影。第三,中国科研机构、大学和产业间的脱节比较严重,很多专利是没有利用的机会的。

 

CBR:有很多人批评中国的专利法治环境

林鹏: 实际上,从判定侵权方面,中国的专利法是比较完善的,而且现在我国已经在北京等地设立了专门的知识产权法院。但是,专利侵权赔偿额度仍然是一个大问题。中科院有一项研究表明,我国专利诉讼的平均赔偿额度只有八万元,可能连诉讼成本都无法平衡。第二,法院判定之后,对侵权行为的禁止或赔偿的执行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在美国,一旦法庭终审判定侵权,赔偿就必须执行,没钱就会被强制破产然后赔偿,市场也不能销售被判侵权的产品,藐视法庭权威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在中国,即便赢了专利诉讼,执行也不见得能到位。   另外,中国专利保护不力,也与中国专利质量有关。当专利的权利要求撰写得不够清晰,那么专利权人就很难通过法律手段获得应有的保护。 好的专利是指其权利主张非常清晰,本身不能有瑕疵,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有效的保护。就专利的撰写质量而言,2008年、2009年是一个分水岭,之前的专利质量较低。而且这个结论还是基于中国较为重视专利管理的公司,其他就更不用说了。简言之,之前的专利撰写专业度不够,同时在审查过程中的投入严重不足,导致专利的质量非常差,发明专利的权利保护范围狭窄。而且,专利申请一旦授权将无法修改,所以之前在撰写上的疏忽大意为今天的专利布局造成了极大的负面效应。因为一般而言,一项专利从创意到实施于产品的周期,有可能长达五至十年。比如,LTE、4G的标准,从2008年就开始颁布了。但是,2008年之前我们申请的专利质量普遍不高,前述撰写专业度不够的问题在今天就显现出来的。

 

CBR:现在有一种说法是“世界是我的研发部”,强调做好集客,而不做研发,然后去整合全世界的发明或专利。

林鹏:知易行难。如果对客户洞察、产品设计能力并不出众,很难有整合他人的资本。每个手机厂商都可以把零部件拼凑成一部手机,但很少有人能做到iPhone和小米这样好用。要想在设计层面具有竞争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大家往往忽略了,许多设计层面好的创意都已经被专利保护起来了。在这方面,苹果公司就是世界级的高手,它通过申请专利来保护其设计。比如滑屏解锁或智能手机上目前大家都已习惯的界面设计,苹果全都以强大高质量的专利完全保护起来了。

 

专利大战的本质

 

CBR:一些文章也指出,专利市场的“水”也是非常深的。不仅有所谓的“专利流氓”,一些大型的、领先的产品公司也把它当作“杀手级的竞争工具”。

林鹏:依靠专利赢利,概念上非常简单,当然手段是多样的。一是专利许可,据不完全统计,美国每年的专利许可交易高达数百亿美金;二是将专利和技术秘诀打包做技术转移(此类通常是市场上还没有产品化的技术);三就是专利转让收益,专利原本就该视为战略级的资产。 具体的手段没办法穷尽。比较极端的专利流氓的做法是,购买专利,不管好还是坏,用还是不用,肆无忌惮地向上千家小公司发送邮件,有些小公司很可能因为钱不多,加之不愿意惹麻烦,就会支付相关的费用。这是我们不太认同的。但如果某家公司有许多有价值的专利能打包一起为产品公司提供设计上的自由,那么这种专利运营即能高效地促进创新发明和技术推广。

 

CBR:有人说,未来五到八年,会爆发专利世界大战。你怎么看这个观点?

林鹏:很难评判这个预测。真正重要的是要明白专利大战的实质。 “交战者”把专利作为一种战略资产,或者战略武器,向竞争对手发起攻击,以遏制、削弱竞争对手。苹果公司的同一个发明,在很多国家都申请专利,形成“专利家族”。如果三星在这些市场和它竞争,苹果就可能发起专利诉讼。如果赢了,法院会判三星赔偿或禁售,直到它研发出不侵权的产品。显而易见,苹果不是为了通过专利赔偿来赢利,而是运用专利来遏阻对手扩张市场份额。

 

CBR:小米们出海会遭遇专利诉讼大战吗?

林鹏:这已是事实。但是,这并不仅仅是小米的挑战。之前,GFIVE在印度遭遇专利诉讼而迅速死掉。实际上,华为、中兴、联想都遭遇过,有一段时间内每年可能有30~50件专利案。雷军说,专利战是小米的成人礼。这是躲不过的,只有以正常的方式应对,才是成熟的体现。

 

CBR:如何才能打赢专利战?

林鹏:在专利的博弈中,想要取得上风或者有利地位,首先你手上必须有足够数量的专利,赤手空拳打飞机大炮,是不可能赢的;其次,一定要有一个好的专利战略。一部智能手机所用的专利技术,粗略估计多达5万-10万件。任何一家企业都不可能拥有全部的专利,也没有必要。所以,百分百的所谓“自主研发”是不存在的。既然你使用了他人的技术,怎样保证侵权的风险足够低呢?只有拥有对手不可或缺的专利,双方都有“原子弹”,大战是很难打起来的。中国公司到美国做生意,为专利付费,往往认为天经地义,但国外公司来国内做生意,又有多少为中国的专利付过费?很少。这是非常不对等、不公平的。因为保护力度不足,导致大家没有把专利视为战略资产。这也让今天准备出海的公司丧失了“围魏救赵”的机会。如果对方在美国起诉你,我们在美国是客场,有很多劣势,但在中国这样的大市场,我方则是主场,是有很多优势的。至少目前,中国的很多企业都是到客场应战,即便赢了也不见得有太大的效应。

 

CBR:大部分公司对研发的投入还是有限的,这可能在面临的专利战中处于劣势。

林鹏:大家都知道制造业的利润低,苹果可能一把螺丝刀也没有,就拿走了60%的利润,而富士康可能只有3%-5%左右的利润。但想要成为苹果是非常困难的,这需要持续的创新投入,国内很多企业目前都没有这样的耐心投入,比如很少有企业会连续10年不间断的投入。